用户名: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自动化技术引发就业市场担忧
2017-09-12       suixiang    浏览:251    1  

每年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是美国的劳动节。随着科技进步的日新月异,很多劳动者在庆祝节日的同时,也在思考自己的未来。进入21世纪以来,以“智能机器普及或将导致大规模失业和工资下降”、“被计算机化风险最高的某些大职业或行业”为主题的新闻报道铺天盖地,这难免令普通劳动者担忧不久后自己将“饭碗不保”。不过,有学者认为,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发展对劳动者的影响并非灾难性的,人们能够也应该采取措施来减缓冲击,并给予劳动者更多保护和扶持。

自动化促使劳动者再培训

美国乔治城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哈里·J. 霍尔泽(Harry J. Holzer)介绍,从经济学角度看,劳动自动化使生产每单位商品或服务所需的劳动者数量减少,单位成本降低,生产率提高。在同样一个竞争性市场上,商品或服务的价格会因此下降。如果其他条件不变,消费者对该商品或服务的需求将增长。市场需求增长是否足以带动就业机会增加,取决于生产每单位商品或服务所需的劳动者减少幅度与消费者对每单位商品或服务需求增加幅度的关系;如果前者低于后者,就会出现更多的就业机会。历史上,这种情况常有发生。例如,1908年美国福特汽车公司推出了第一款由装配线组装的汽车——福特T型车。此前,汽车都是由工人手工组装,装配线的应用显著降低了汽车制造成本和售价,汽车首次成为普通大众负担得起的消费品,市场对汽车和汽车制造业劳动者的需求剧增。

自动化带来的生产率提高和价格降低将使劳动者工资提高,催生对采用自动化技术生产的商品或服务,以及其他商品或服务的新消费需求,进而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只要劳动力市场是弹性的,新增的就业机会就能弥补因生产自动化而损失的就业机会。当然,这一过程中每个人的得失不同,用劳动经济学的术语讲,机器对一些劳动者来说是替代,对另一些劳动者来说是补充。这将激励人们通过教育与培训获得新技能和更高的薪酬。

“劳动力市场危机”证据不足

有人认为,不同于以往的科技浪潮,人工智能革命来势凶猛,其导致的就业岗位消失数量将超过新增数量,智能机器的普及会非常迅速、广泛,以至于大部分劳动者跟不上不断变化的技能要求。另一种担心针对的不是新增就业岗位的数量而是性质:被机器取代的是从事高重复性常规任务的劳动者,而对能够执行复杂分析、善于沟通和人际互动的劳动者需求量最大。这意味着,劳动力市场趋于两极分化,收入差距扩大。

然而,就现有的研究而言,并没有充分证据显示令人惧怕的前景正在到来。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主席劳伦斯·米舍尔(Lawrence Mishel)和研究主任乔什·拜文斯(Josh Bivens)认为,生产率、资本投资、信息技术投资等方面的趋势表明,过去10—15年里,劳动自动化进程在减速,各职业就业模式转变速度低于1940—1999年的任一时期。也有研究发现,21世纪劳动力市场并未“中空”,就业机会增加集中于最低收入工作,工资不平等主要见于同一职业而非不同职业的劳动者之间。而且,自动化与工资增长停滞之间没有历史性关联,机器替代人工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在进行着,并不能解释不同时期工资增长的差异。20世纪90年代末、21世纪初,自动化指标快速升高,美国劳动者工资普遍增长,且是这一代劳动者经历的工资增幅最大的一次。1973—1995年和2002年至今,自动化指标降低,工资增长停滞甚至出现负增长,少数最富裕的美国人工资增速远超过其他人。20世纪40年代末至70年代中期,自动化指标快速升高,劳动者工资增速基本一致。

霍尔泽说,如果机器大规模取代人工,生产率和劳动力市场人员流动率都应上升,但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主席罗伯特·D. 阿特金森(Robert D. Atkinson)、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经济学家雷文·莫洛伊(Raven Molloy)等人研究发现,上一个十年里,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速是过去60年中最低的,过去30年里美国劳动力市场流动性持续降低。不少经济学家支持进一步推行生产自动化,前提是通过增加教育和收入补贴,帮助失业者适应劳动力市场变化。

另外,美国国家科学院和麦肯锡全球研究院2017年分别发布的报告《信息技术与美国劳动力:我们在何处?我们将从这里去何处?》《可行的未来:自动化、就业与生产力》都谈到,自动化实际应用的速度和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系列不可预见的因素,包括技术能力、市场力量、机构偏好和惯例、政府政策等。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报告显示,对于自动化对劳动者潜在影响的分析,适合在具体活动而非整个职业的层面上进行。每种职业都涉及多种类型的活动,每种活动的自动化条件不同。从目前得到的示范技术来看,只有不到5%的职业将被全面自动化。

积极应对挑战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教授托马斯·寇肯(Thomas Kochan)表示,即使智能机器发展将给劳动力市场乃至整个社会带来巨变,人们也不会束手无策。没有一条绝对法则支配着创新必定以某种形态产生、必将造成某种结果。人们可以采取一种整合策略来引导和利用创新,以更好地服务人类。第一,明确人们希望用新技术解决哪些问题。需要对此进行思考的不仅是技术研发人员,终端用户也应参与指导新技术的设计研发,指明新技术的用途。第二,同步设计研发新技术和这些技术将支持的工作系统,其效果将优于目前通用的顺序模式,即先设计研发技术再考虑其对劳动者的影响。第三,企业需对员工的持续培训进行投资,帮助他们影响、使用、适应技术变革,且培训应早于新技术的引入。新时代劳动者需具备“混合技能”。第四,给予因生产自动化而失业的劳动者经济补偿,并帮助他们再就业。

霍尔泽就减少劳动自动化的负面影响提出三点建议。第一,职业教育应注重将通用技能和专业技能的培养结合起来。这样,在某些职业活动改由机器完成时,劳动者能更快地通过培训掌握新技能、从事新任务。第二,鉴于自动化难免造成一部分就业机会消失,应建立完善的劳动者终身学习模型,并向失业者提供高质量的再培训服务。政府应增加对就业服务中心的拨款。第三,对于短期内难以通过培训再就业的劳动者,给予工资保险等形式的暂时性补贴。

米舍尔表示,美国劳动力市场的许多问题源于政府在全球化、集体议价、劳动标准等方面的政策倾向,而非技术进步所致。片面夸大劳动自动化的负面作用,只能转移公众的注意力,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1

版权所有:汉尊(厦门)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闽ICP备12010980号